预防医学

通过修饰或改善12种风险因素或能预防或减缓全球40%痴呆症病例的发生!

作者:佚名 来源:生物谷 日期:2020-08-03
导读

          据世界阿尔兹海默症2018年报告显示,每3秒钟全球就有1名痴呆病患者产生。目前全球至少有5000万痴呆患者,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会达到1.52亿,其中约60%-70%的痴呆症患者为阿尔兹海默病(AD)患者。而在中国目前约有1000万阿尔兹海默病患者,预计到2050年,我国阿尔兹海默病患者的数量将会超过4000万;如今,痴呆症已成为严重影响全球人口健康和生活质量的重大公共健康问题。

关键字:  痴呆症 

        据世界阿尔兹海默症2018年报告显示,每3秒钟全球就有1名痴呆病患者产生。目前全球至少有5000万痴呆患者,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会达到1.52亿,其中约60%-70%的痴呆症患者为阿尔兹海默病(AD)患者。而在中国目前约有1000万阿尔兹海默病患者,预计到2050年,我国阿尔兹海默病患者的数量将会超过4000万;如今,痴呆症已成为严重影响全球人口健康和生活质量的重大公共健康问题。

        近年来,随着年轻人死亡率的下降,包括患有痴呆症的老年人群的数量却在不断增加,然而在许多发达国家,年龄相关的痴呆症的发病率已经开始下降了,这或许与人群的教育、营养、保健和生活方式的改变直接相关。总体而言,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2017年柳叶刀委员会(Lancet Commission)对痴呆症预防、干预和护理所模拟的9个潜在的可修饰的风险因素,包括教育水平较低、高血压、听力障碍、吸烟、肥胖、抑郁症、缺乏体育锻炼、糖尿病和社会接触少,近日,一篇发表在国际杂志上题为“Dementia prevention, intervention, and care: 2020 report of the Lancet Commission”的综述报告中,来自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等机构的科学家们在此前的9种痴呆症可修饰风险因素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三种新型的且已经有令人信服证据的风险因素,包括过度饮酒、创伤性脑损伤和空气污染;如今研究人员已经完成了最新的综述和荟萃分析,并将这三种风险因素纳入到更新的12种风险因素的痴呆症预防生命周期模型中,研究者表示,在个体生命过程中重点针对上述12种可修饰的风险因素或能预防或减缓全球40%痴呆症患者的发生,进行痴呆症的预防非常重要,尤其是对于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LMIC)进行痴呆症预防的潜力也更大一些。

        研究者表示,将过度饮酒、创伤性脑损伤和空气污染这三种风险因素结合在一起与所有痴呆症病例中的6%有关,其中大约3%的病例归咎于个体在中年时期发生的脑部损伤,1%的病例与中年时期过度饮酒有关(每周超过21个单位),以及2%的病例与晚年时期暴露于空气污染有关。其余的9种风险因素则与34%的痴呆症发病有关,与痴呆症发病比例最高的相关因素包括早期受教育水平较低、中年听力丧失、以及晚年吸烟(比例分别为7%、8%和5%)。

        这篇研究报告由28位全球领先的痴呆症研究专家牵头撰写,以2017年柳叶刀委员会确定的9个与痴呆症发病相关的风险因素为基础,对预防痴呆症的最佳证据进行了全新的分析,同时,文章中,研究人员还呼吁全球每个人在预防痴呆症上应该有信心,同时他们还制定出了一系列政策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来帮助预防全球人群痴呆症的发生。痴呆症会影响个体、家庭以及社会经济的发展,全球每年因痴呆症所造成的损失大约为1万亿美元。

        文章第一作者Gill Livingston教授表示,这篇文章表明,决策者和个人完全有能力预防和减缓很大一部分痴呆症患者的出现或发生,同时也有机会在一个人一生中的某个阶段产生一定的影响。而干预措施或许会对那些受痴呆症风险因素影响较大的人群产生最大的影响,比如中低收入国家以及弱势群体,包括黑人、亚洲人和少数民族的人群等。研究者指出,我们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促进机体健康有效预防痴呆症的问题,而且需要开始着手解决不平等的问题,从而改善人们的居住环境,此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创造积极健康的社区环境来降低人群患痴呆症的风险,当然,在这些社区中,体育锻炼肯定是常态化的,而且所有人都能够获得良好的饮食,并尽量减少过度饮酒的行为。

        为了解决全球人群的痴呆症风险,研究者呼吁决策者和个人应该采取如下几项措施:1)从大约40岁开始,让机体收缩压保持在130mmHg以下;2)鼓励使用助听器来治疗听力损失,并通过保护耳朵免于高噪音进而降低对听力的损害;3)减少接触空气污染和二手烟的机会;4)预防头部损伤(尤其是针对高危职业和交通);5)预防酒精滥用,并将每周饮酒量控制在21个单位以下;6)停止吸烟并开始戒烟,这对于任何年龄段的人群都有好处;7)为所有儿童提供小学和中学义务教育;8)积极生活到中年,甚至晚年;9)降低肥胖和糖尿病的发病率。以上措施或行为在中低收入国家尤其重要,因为相比高收入国家而言,这些国家人群的痴呆症发病率较高且上升较快,同时这也是这些国家人群中预期寿命增加以及特定痴呆症风险因素出现频率较高所造成的结果,这些风险因素包括受教育程度较低、高血压、肥胖、听力缺失发病率的增加以及糖尿病发病率的迅速上升。

        基于此前包括9个风险因素的模型,研究者推测,与全球相比,中低收入国家或许能够预防更多的痴呆症病例的出现,在全球范围内,9种风险因素会造成35%的痴呆症病例的出现,而在中国这一比例可能为40%,在印度为41%,在拉丁美洲地区甚至达到了56%。研究者提醒道,由于他们对这些风险因素在这些人群中的流行率进行了保守估计,而且没有考虑到本文中新增加的3种风险因素,所以实际的痴呆症患者的数量或许会更高;几乎所有关于痴呆症研究的数据都来自于高收入国家,因此在中低收入国家中,人群患痴呆症的风险或许会略有不同,而且干预措施或许还需要进行修饰来更好地支持不同的文化和环境。研究者表示,在全球和中低收入国家中所使用的预防评估模型假设这些风险因素与痴呆症发生之间存在一种因果关系,因此研究者仅指出了一些具有强有力证据的风险因素。

        研究者Adesola Ogunniyi教授说道,在中低收入国家中,人群痴呆症风险因素的高度流行意味着,与高收入国家相比,痴呆症人群的潜在预防比例或许会更高,而在这一方面,诸如普及中小学教育及禁烟等应对痴呆症风险的国家政策或许就能有效且大幅预防痴呆症的发生,而且这些政策也要优先考虑,此外,研究人员后期还需要在中低收入国家中开展更多痴呆症相关的研究,从而更好地理解在这些国家的环境下人群患痴呆症的多种风险因素。

        在这篇综述报告的最后一部分,研究者提倡进行整体和个体化的循证护理,从而来解决人群的身心健康、社会护理和支持,进而适应不同人群的复杂需求;而保持痴呆症患者的身体健康对于其认知能力非常重要,但其经常患有其它疾病,有时或许会难以自我控制,这样长此以往就会导致潜在有害的可预防的住院治疗发生。研究者表示,痴呆症人群尤其会受到COVID-19的影响(由于年龄、基础病,如高血压等),因此,对于痴呆症患者而言,身体上的疏远措施或许对其而言是一项挑战,他们可能会觉得难以遵守指南或者会因无法与护理人员和家人接触而感到非常痛苦。

        尽管目前距离研究者的最终目标仍然有巨大的差距,但如今人们关于痴呆症的风险因素、潜在的预防、检测和诊断措施的研究和认知正在不断提高,这篇报告中,研究人员提出了推迟认知障碍和痴呆症发病的相关政策和个人需要改变的行为,这或许就有望支持和治疗痴呆症患者,并改善其生活质量。当作为整体考虑的话,支持受痴呆症影响的人群的干预措施或许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些干预措施包括如何组织和协调复杂的身体疾病和社会需求。研究者的目的是在全球范围内为痴呆症患者及其护理人员提供足够的资源,从而基于更好的证据来指导患者的护理和政策的制定,而有了优质的护理,痴呆症患者的生活质量也能够明显改善,其家庭也会得到足够的支持。

参考资料:

【1】Forty percent of dementia cases could be prevented or delayed by targeting 12 risk factors throughout life

【2】Gill Livingston, Jonathan Huntley, Andrew Sommerlad, et al.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